黨的領(lǐng)導激發(fā)建設中國式現代化的強勁動(dòng)力

來(lái)源:人民日報 作者:歐陽(yáng)淞 2024-06-26 09:14:59

  歷史行進(jìn)到了2012年11月,隨著(zhù)黨的十八大的召開(kāi),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進(jìn)入新時(shí)代。黨的十八大閉幕后不久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第一次國內考察,便選擇了得改革開(kāi)放風(fēng)氣之先的廣東;黨的十八大之后我們黨召開(kāi)的第一個(gè)三中全會(huì ),便確定全面深化改革為全會(huì )的主題。這些都明白不過(guò)地向中國、向世界發(fā)出了一個(gè)強烈的信號:新時(shí)代將是一個(gè)全面深化改革、擴大開(kāi)放的時(shí)代,中國式現代化將因為全面深化改革而進(jìn)一步獲得呼嘯向前的持久動(dòng)力,而通過(guò)全面深化改革為中國式現代化繼續賦能的,正是偉大的中國共產(chǎn)黨和勤勞智慧的中國人民。

  中國共產(chǎn)黨一百多年來(lái)團結帶領(lǐng)中國人民追求民族復興的歷史,是一部不斷探索現代化道路的歷史。新中國成立后,毛澤東同志曾經(jīng)提出:“我國人民應該有一個(gè)遠大的規劃,要在幾十年內,努力改變我國在經(jīng)濟上和科學(xué)文化上的落后狀況,迅速達到世界上的先進(jìn)水平?!彼€警示,如果搞得不好,就會(huì )被開(kāi)除“球籍”。改革開(kāi)放后,鄧小平同志響亮發(fā)出“走自己的道路,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(huì )主義”的偉大號召,并提出“三步走”發(fā)展戰略。此后,我們黨又提出新的“三步走”發(fā)展戰略,提出“兩個(gè)一百年”奮斗目標。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,成功推進(jìn)和拓展了中國式現代化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還對實(shí)現第二個(gè)百年奮斗目標進(jìn)一步作出分兩個(gè)階段推進(jìn)的戰略安排。在實(shí)際工作中,從第一個(gè)五年計劃到第十四個(gè)五年規劃,一以貫之的主題都是把我國建設成為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。黨對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在認識上不斷深化,在戰略上不斷完善,在實(shí)踐上不斷豐富,在領(lǐng)導上不斷加強,持續推進(jìn)著(zhù)我國現代化的發(fā)展進(jìn)程。

  中國共產(chǎn)黨是一個(gè)有著(zhù)嚴密組織體系和嚴格組織程序的馬克思主義政黨。通過(guò)召開(kāi)重要會(huì )議鄭重確立黨的領(lǐng)袖的核心地位、確立黨的創(chuàng )新理論的指導地位、制定黨的路線(xiàn)方針政策、確定黨的奮斗目標和戰略部署、選舉黨的領(lǐng)導機構等,是黨最重要的政治規矩和制度安排,是黨實(shí)行領(lǐng)導、加強和改善領(lǐng)導最有效的措施。黨的不少重要會(huì )議因此而富有重大建樹(shù),因此而在黨的歷史上有著(zhù)重要地位和深遠影響。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和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都是具有劃時(shí)代意義的重要會(huì )議。它們以鐵一般的事實(shí)向世界宣示: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領(lǐng)導激發(fā)了建設中國式現代化的強勁動(dòng)力。

  “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是劃時(shí)代的,開(kāi)啟了改革開(kāi)放和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建設歷史新時(shí)期”

  1978年12月,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在北京召開(kāi)。這次全會(huì )是在黨和國家面臨何去何從的重大歷史關(guān)頭召開(kāi)的。從國際看,世界經(jīng)濟快速發(fā)展,科技進(jìn)步日新月異,中國急需趕上時(shí)代;從國內看,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召開(kāi)前,“文化大革命”雖然結束了,但長(cháng)期“左”傾錯誤指導思想的影響還存在,使“文化大革命”錯誤的徹底糾正受到嚴重阻礙。國內外大勢呼喚中國共產(chǎn)黨盡快就關(guān)系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大政方針作出政治決斷和戰略抉擇,以改變黨和國家工作在徘徊中前進(jìn)的局面。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在國內外的熱切期盼中召開(kāi),這次全會(huì )全面高度評價(jià)真理標準問(wèn)題討論,強調完整地準確地掌握毛澤東思想的科學(xué)體系,重新確立了黨的思想路線(xiàn);這次全會(huì )作出把黨和國家工作中心轉移到經(jīng)濟建設上來(lái)、實(shí)行改革開(kāi)放的歷史性決策,重新確立了黨的政治路線(xiàn);這次全會(huì )決定健全黨的民主集中制,增選了中央領(lǐng)導機構成員,重新確立了黨的組織路線(xiàn)。這次全會(huì )前后,鄧小平理論開(kāi)始逐步創(chuàng )立。

 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帶來(lái)的一系列根本性轉變,彰顯了黨順應時(shí)代潮流和人民愿望,勇敢開(kāi)創(chuàng )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事業(yè)的堅強決心,標志著(zhù)中國共產(chǎn)黨人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的偉大覺(jué)醒,實(shí)現了新中國成立以來(lái)黨的歷史上具有深遠意義的偉大轉折。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春風(fēng)吹拂下,神州大地萬(wàn)物復蘇、生機勃發(fā),撥亂反正全面展開(kāi),解決歷史遺留問(wèn)題有步驟進(jìn)行,社會(huì )主義民主法制建設走上正軌,黨和國家領(lǐng)導制度和領(lǐng)導體制得到健全,國家各項事業(yè)蓬勃發(fā)展,我們偉大的祖國迎來(lái)了思想的解放、政治的昌明、教育的勃興、文藝的繁榮、科學(xué)的春天。我國經(jīng)濟快速發(fā)展,到2010年我國國內生產(chǎn)總值已經(jīng)超過(guò)40萬(wàn)億元,成為世界第二大經(jīng)濟體。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領(lǐng)導下,推進(jìn)了從站起來(lái)到富起來(lái)的偉大飛躍。

  “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也是劃時(shí)代的,開(kāi)啟了全面深化改革、系統整體設計推進(jìn)改革的新時(shí)代,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我國改革開(kāi)放的全新局面”

  時(shí)間來(lái)到了2013年。自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召開(kāi)以來(lái),時(shí)間過(guò)去了35年。經(jīng)過(guò)35年的持續奮斗,中國人民的面貌、社會(huì )主義中國的面貌、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面貌,都發(fā)生了深刻變化,中國能在國際社會(huì )贏(yíng)得舉足輕重的地位,靠的就是堅持推進(jìn)改革開(kāi)放。但與此同時(shí),國內外環(huán)境也在發(fā)生極為廣泛而深刻的變化,國家發(fā)展面臨一系列突出矛盾和挑戰。比如:發(fā)展中不平衡、不協(xié)調、不可持續問(wèn)題依然突出,城鄉區域發(fā)展差距和居民收入差距依然較大,部分群眾生活困難,社會(huì )矛盾明顯增多,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、享樂(lè )主義和奢靡之風(fēng)問(wèn)題突出,反腐敗斗爭形勢依然嚴峻,等等。解決這些問(wèn)題,關(guān)鍵仍然在于深化改革。

  2013年11月,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在北京召開(kāi)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全會(huì )上指出:“中央決定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這個(gè)有利契機就全面深化改革進(jìn)行部署,是一個(gè)戰略抉擇?!秉h的十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合理布局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戰略重點(diǎn)、優(yōu)先順序、主攻方向、工作機制、推進(jìn)方式和時(shí)間表、路線(xiàn)圖,形成了改革理論和政策的一系列新的突破,是全面深化改革的一次總部署、總動(dòng)員,對黨和國家事業(yè)發(fā)展產(chǎn)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,在黨和國家歷史上具有劃時(shí)代意義。之所以說(shuō)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是劃時(shí)代的,是因為這次全會(huì )實(shí)現了改革由局部探索、破冰突圍到系統集成、全面深化的轉變,推動(dòng)改革開(kāi)放開(kāi)創(chuàng )新局面;是因為這次全會(huì )為新時(shí)代黨和國家事業(yè)取得歷史性成就、發(fā)生歷史性變革提供了強大動(dòng)力;是因為這次全會(huì )沖破思想觀(guān)念的束縛,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籬,破除各方面體制機制弊端,以強大動(dòng)能成功推進(jìn)和拓展了中國式現代化;是因為這次全會(huì )科學(xué)回答了全面深化改革為什么改、為誰(shuí)改、怎么改等重大問(wèn)題,為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的創(chuàng )立和發(fā)展作出了重大貢獻;是因為這次全會(huì )在我國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建設走過(guò)“前半程”的基礎上,從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總體角度擘畫(huà)完善和發(fā)展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的宏偉藍圖,推動(dòng)我國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建設順利進(jìn)入“后半程”;是因為這次全會(huì )從人民和民族的整體利益、根本利益、長(cháng)遠利益出發(fā)謀劃和推進(jìn)全面改革,進(jìn)一步提升了人民群眾的獲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。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因此而具有重大的實(shí)踐意義、理論意義、歷史意義和時(shí)代意義。

 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后,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推出一系列改革方案,帶領(lǐng)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啃下了不少硬骨頭,闖過(guò)了不少急流險灘,改革呈現全面發(fā)力、多點(diǎn)突破、蹄疾步穩、縱深推進(jìn)的局面,各領(lǐng)域基礎性制度構架基本建立,許多領(lǐng)域實(shí)現歷史性變革、系統性重塑、整體性重構。我國的經(jīng)濟總量從2013年的59.3萬(wàn)億元增長(cháng)到2023年的126萬(wàn)億元,對世界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年平均貢獻率超過(guò)30%。黨和國家事業(yè)經(jīng)受住了來(lái)自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意識形態(tài)、自然界等方面的風(fēng)險挑戰考驗,書(shū)寫(xiě)了經(jīng)濟快速發(fā)展和社會(huì )長(cháng)期穩定兩大奇跡新篇章,取得一系列標志性成果。黨團結帶領(lǐng)人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(huì ),歷史性地解決了絕對貧困問(wèn)題,實(shí)現了第一個(gè)百年奮斗目標,推動(dòng)我國邁上全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,中華民族迎來(lái)了從站起來(lái)、富起來(lái)到強起來(lái)的偉大飛躍。

  加強黨的全面領(lǐng)導,緊緊圍繞推進(jìn)中國式現代化進(jìn)一步全面深化改革

  當前和今后一個(gè)時(shí)期是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(jìn)強國建設、民族復興偉業(yè)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。面對紛繁復雜的國際國內形勢,面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(chǎn)業(yè)變革,面對人民群眾新期待,必須繼續把改革推向前進(jìn)。這是從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以來(lái)的偉大實(shí)踐和新時(shí)代新征程的使命任務(wù)中得出的一個(gè)重要結論。

  今年4月30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(kāi)會(huì )議,決定今年7月在北京召開(kāi)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二十屆中央委員會(huì )第三次全體會(huì )議。會(huì )議認為,繼續把改革推向前進(jìn),是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、推進(jìn)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必然要求,是貫徹新發(fā)展理念、更好適應我國社會(huì )主要矛盾變化的必然要求,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、讓現代化建設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的必然要求,是應對重大風(fēng)險挑戰、推動(dòng)黨和國家事業(yè)行穩致遠的必然要求,是推動(dòng)構建人類(lèi)命運共同體、在日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贏(yíng)得戰略主動(dòng)的必然要求,是解決大黨獨有難題、建設更加堅強有力的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必然要求。正是基于這些重要分析,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向全黨發(fā)出了“必須自覺(jué)把改革擺在更加突出位置,緊緊圍繞推進(jìn)中國式現代化進(jìn)一步全面深化改革”的偉大號召。

  辦好中國的事情,關(guān)鍵在黨。我們黨在一個(gè)有著(zhù)14億多人口的大國長(cháng)期執政,“要保證國家統一、法制統一、政令統一、市場(chǎng)統一,要實(shí)現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、政治清明、文化昌盛、社會(huì )公正、生態(tài)良好,要順利推進(jìn)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各項事業(yè),必須完善堅持黨的領(lǐng)導的體制機制,更好發(fā)揮黨的領(lǐng)導這一最大優(yōu)勢”。改革開(kāi)放40多年的實(shí)踐啟示我們:中國共產(chǎn)黨領(lǐng)導是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最本質(zhì)的特征,是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的最大優(yōu)勢。正是因為始終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,我們才能實(shí)現偉大歷史轉折、開(kāi)啟改革開(kāi)放新時(shí)期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新征程,才能成功應對一系列重大風(fēng)險挑戰、克服無(wú)數艱難險阻,才能有力應變局、平風(fēng)波、戰洪水、防非典、抗地震、化危機,才能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,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,而是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。

  進(jìn)一步加強黨對改革的全面領(lǐng)導,必須深刻領(lǐng)悟“兩個(gè)確立”的決定性意義,堅決做到“兩個(gè)維護”。改革是充滿(mǎn)艱辛的偉大事業(yè),實(shí)踐一再證明,在重大歷史關(guān)頭、重大考驗面前,領(lǐng)導力是最關(guān)鍵的條件,黨中央的判斷力、決策力、行動(dòng)力具有決定性作用。堅強的領(lǐng)導核心和科學(xué)的理論指導是關(guān)乎黨和國家前途命運、黨和人民事業(yè)成敗的根本性問(wèn)題,也是關(guān)乎改革成功與否的根本性問(wèn)題。黨確立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黨中央的核心、全黨的核心地位,確立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,是黨在新時(shí)代取得的重大成果,反映了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心愿?!皟蓚€(gè)確立”是新時(shí)代取得歷史性成就、發(fā)生歷史性變革的根本原因,是黨和人民應對一切不確定性的最大確定性、最大底氣、最大保證,對推進(jìn)新時(shí)代黨和國家事業(yè)發(fā)展、對推進(jìn)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(jìn)程具有決定性意義。維護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核心地位,就是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。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,首先要維護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核心地位,這是全黨共同的政治責任。要把對“兩個(gè)確立”決定性意義的深刻領(lǐng)悟轉化為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黨中央的核心、全黨的核心地位,維護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的實(shí)際行動(dòng),要全面貫徹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,深入學(xué)習貫徹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關(guān)于全面深化改革的一系列新思想新觀(guān)點(diǎn)新論斷,為中國式現代化提供強大動(dòng)力和制度保障。要把思想和行動(dòng)統一到黨中央關(guān)于全面深化改革重大決策部署上來(lái),正確處理中央和地方、全局和局部、當前和長(cháng)遠的關(guān)系,正確對待利益格局調整,充分發(fā)揚黨內民主,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,保證政令暢通,堅定不移落實(shí)黨中央改革決策部署。

  進(jìn)一步加強黨對改革的全面領(lǐng)導,必須增強戰略定力,牢牢把握進(jìn)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正確方向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多次強調:“中國是一個(gè)大國,不能出現顛覆性錯誤?!边@里所說(shuō)的顛覆性錯誤,就是指根本性、方向性錯誤。因此,我們要把牢牢把握改革的方向擺在十分重要的位置。改革開(kāi)放是有方向、有立場(chǎng)、有原則的。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(fā)展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,推進(jìn)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。這就非常明確地規定了全面深化改革必須堅持高舉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偉大旗幟,為中國式現代化提供強大動(dòng)力和制度保障。面對各種風(fēng)險考驗,我們既要有闖的勇氣、干的勁頭,更要有戰略定力和底線(xiàn)思維。要堅決守住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這條底線(xiàn),堅決反對任何改變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性質(zhì)的圖謀,堅持一切從當代中國的實(shí)際出發(fā),該改的堅決改,不能改的堅決守住,牢牢把握改革的正確方向和領(lǐng)導權、主動(dòng)權。

  進(jìn)一步加強黨對改革的全面領(lǐng)導,必須落實(shí)領(lǐng)導責任,嚴密組織體系,充分發(fā)揮黨總攬全局、協(xié)調各方的領(lǐng)導核心作用,以偉大自我革命引領(lǐng)偉大社會(huì )革命。要加強領(lǐng)導班子和基層組織建設,充分發(fā)揮其領(lǐng)導核心和戰斗堡壘作用;要深化機構改革和干部人事制度改革,為進(jìn)一步全面深化改革提供堅強組織保證和人才支撐;要走好新時(shí)代黨的群眾路線(xiàn),充分發(fā)揮人民群眾在進(jìn)一步全面深化改革中的積極性、主動(dòng)性、創(chuàng )造性;要堅持以嚴的基調正風(fēng)肅紀,堅持一體推進(jìn)不敢腐、不能腐、不想腐,堅決打贏(yíng)反腐敗斗爭攻堅戰持久戰,使我們黨堅守初心使命,始終成為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事業(yè)的堅強領(lǐng)導核心。

  今年7月召開(kāi)的黨的二十屆三中全會(huì ),重點(diǎn)研究進(jìn)一步全面深化改革、推進(jìn)中國式現代化問(wèn)題。中國人民必將在黨的領(lǐng)導下,進(jìn)一步全面深化改革,不斷為中國式現代化注入強勁動(dòng)力、提供有力制度保障。

 ?。ㄗ髡邽樵醒朦h史研究室主任、研究員)

標簽 -
網(wǎng)站編輯 - 張芯蕊 張盼 審核 - 于波
0100902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30168465